移动版

纸业巨头的“资本战”:金光纸业或接“烫手山芋”

发布时间:2020-07-04 10:03    来源媒体:和讯

本报记者 陈家运 淄博报道

博汇集团100%股权转让事宜有了新进展。

6月29日,博汇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博汇纸业(600966,股吧)(600966.SH)公告披露,其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向金光纸业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光纸业”)出具的《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予禁止决定书》,对金光纸业收购博汇集团股权案不予禁止。

此前,金光纸业四次举牌博汇纸业,随后又与杨延良、李秀荣夫妇就博汇集团100.00%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。此次股权转让触发了对博汇纸业的全面要约收购,如果收购完成,金光纸业将取得博汇纸业的控制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述收购未决之际,博汇集团还因环保违规问题被相关部门“点名”。6月18日,山东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了《山东省公开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“回头看”及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》(以下简称《问责情况》),对淄博市桓台县长期放任博汇集团、辰龙集团非法填埋固体废物、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进行通报。此前,在2019年5月,中央环保督察组对山东“回头看”进行通报显示,博汇集团非法填埋固废350万吨,已查明的6个非法填埋点占地总面积达2600亩。

针对上述事宜,博汇纸业方面未向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作出回应,该公司人士表示,现阶段不方便接受采访。金光纸业方面则表示,采访需向领导请示,截至发稿记者未获更多回复。

由“价格战”到“资本战”

公开信息显示,博汇集团是集造纸、热电、化工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。其中,博汇纸业是博汇集团的核心企业,前者在2019年实现营收97.40亿元,同比增长16.79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34亿元,同比减少47.73%。

在造纸行业,博汇纸业与金光纸业的“恩怨”由来已久。

2019年6月20日,金光纸业旗下的宁波亚洲纸管纸箱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宁波亚洲”)首次举牌博汇纸业,在短短不足5个月时间里宁波亚洲便完成了第四轮举牌,其耗资超过10亿元。

“金光纸业多次增持,其认为造纸行业未来可期。但背后是延续与博汇纸业‘价格战’到‘资本战’的博弈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。

在造纸行业,金光纸业有着“造纸大王”之称,位居全球造纸前十位。金光纸业在国内不仅先后设立了宁波中华纸业有限公司、金东纸业等十余家造纸企业,而且参股或控股了一大批国有企业。金光纸业在中国拥有20多家全资和控股浆纸企业,并拥有19家林业公司,总资产约1726亿元,年加工生产能力约1100万吨。其在国内近27年来一直保持着龙头地位。

“事实上,起因是博汇纸业新增的75万吨卡纸产能,已经‘威胁’到金光纸业在国内卡纸产能第一的位置。”上述人士告诉记者,此前,金光纸业的卡纸产能位居国内首位,晨鸣纸业(000488,股吧)第二,博汇纸业位居第三。但近两年来,博汇纸业不断扩产,在产能上已经超过晨鸣纸业,直逼金光纸业。

财报数据显示,博汇纸业2018年卡纸产品实现营收65.22亿元,营收占比为78.20%;文化纸产品实现营收6.67亿元,占比为8.00%;石膏护面纸产品实现营收5.28亿元,占比为6.34%;箱板纸产品实现营收4.73亿元,占比为5.67%;其他业务实现营收1.49亿元,占比为1.79%。显而易见,卡纸业务是博汇纸业主营产品。

博汇纸业年报显示,2018年,其白卡纸产量在130万吨左右,2019年75万吨白卡纸产能投产,白卡纸规模在国内仅次于金光纸业。

1月6日,金光纸业与杨延良、李秀荣夫妇就博汇集团100.00%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了《股权转让协议》。倘若收购完成,金光纸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直接和间接持有博汇纸业48.84%股份。

事实上,在博汇纸业增产的同时,金光纸业采取“反制”措施,实行满产满销策略,白卡纸开始“价格战”。纸价从2018年4月的6600~6700元/吨高点一直下跌,跌到2019年1月的4950元/吨后开始企稳。

伴随白卡纸的价格一路下滑的还有博汇纸业的业绩。2018年,博汇纸业实现营业总收入83.39亿元,同比下降6.18%,实现归母净利润2.56亿元,同比下降70.11%。2019年,净利润再降47.73%,为1.34亿元。

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,金光纸业与博汇纸业打响“价格战”后,博汇纸业业绩一度下滑;在企业低谷期,其实控人杨延良萌生出售意愿,而金光纸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“最佳”时机。

此前,博汇纸业公告表示,近年来,博汇集团由于快速的产业规模扩张,导致债务水平不断升高,营运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。为降低企业运营风险,2019年11月18日以来博汇集团主动寻求控制权转让机会。

中研普华研究员洪前进向记者表示,金光纸业一旦完成对博汇纸业的要约收购,实现财务并表,不仅将在白卡纸市场确立短期难以撼动的竞争优势,而且纸业龙头的地位也会更加巩固。

洪前进表示,同为造纸圈的知名企业,但两者的实力差距还是蛮大的。当行业超级巨头携资本优势迅猛出手时,博汇纸业辗转腾挪的空间并不是很大。若收购顺利推进,金光纸业在白卡纸行业的市占率将超过50%。

标的陷环保“泥潭”

如今,在股权转让事宜更进一步之际,博汇集团却陷入环保违规的“旋涡”当中。

《问责情况》显示,博汇集团等企业存在非法填埋固体废物、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,淄博市桓台县部分官员因监管不力而受到处罚。

当地政府人士告诉记者,针对存在的环保问题,博汇集团正在根据治理方案进行整改,因为非法填埋数量较多,需要时间非常长。

记者了解到,博汇集团现在面临的主要环保问题是污泥填埋场,该填埋场建设期在十余年前,其防渗措施存在不完善之处。

2019年5月,据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,博汇集团长期以来将污水处理厂污泥、造纸白泥、化工废盐等工业固体废物非法填埋于厂区和租用的农田内,所有非法填埋场地均无任何污染防治措施,填埋量达350万吨之多,且基本无台账记录。

经初步核实,这些填埋物种类多、数量大、危害性强,中央环保督察组在一块填埋场地随机选取5个点位进行挖掘,发现棕黑色油状物和其他颜色各异的工业固体废物,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。

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表示,在填埋固废开挖点渗滤液化学需氧量浓度高达25300毫克/升,氨氮浓度280毫克/升,并检出蒽、三氯甲烷、苯、三溴甲烷、对二甲苯等多种有毒有害物质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中央环保督察组现已查明的6个非法填埋点占地总面积达2600亩,其中约830亩已经被用作有关项目建设。

《问责情况》显示,因对博汇集团等公司的环境违法问题履行属地管理责任不到位,工作措施不力,核查敷衍应付、虚假销号。淄博市桓台县部分政府官员受到了政务警告和政务记过等处分。

另外,记者从山东省生态环境厅披露的信息统计发现,在2016年到2019年,博汇纸业因大气、废水等被罚12次;博汇集团子公司海力化工因大气、废水等被罚19次;博汇集团旗下山东天源热电有限公司因环保被罚7次。

对此,宋清辉向记者分析,首先,多次因违法违规受到处罚会影响公司的形象,其在投资者眼中的投资价值也会受到影响,尤其当下国家对环保政策的实施,资本市场对这方面也尤为敏感,给企业在银行贷款及融资等方面带来困难;其次,各类惩处也会增加公司的成本费用;最后,大量的惩处就说明公司内部管理效率低,经营存在一定隐忧。

记者注意到,截至2019年末,博汇纸业资产负债率为72.78%,有息负债已超过100亿元,而货币资金仅有19.68亿元。2019年,博汇纸业预算为17.19亿元的45万吨高档信息纸项目仍等待着自筹资金的持续投入。截至2019年末,这个新的扩产项目工程进度只有3%。

宋清辉向记者表示,在博汇集团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后,其重大的环境违法行为又牵连当地多名官员被罚,会给企业在银行贷款、融资等方面带来较大影响;同时治理环保问题需要大量资金,而环保带来的影响或波及到公司资金链运作,这也许是博汇集团实控人拟转让100%股权的重要原因。

(责任编辑:娄在霞 HN151)

看全文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